课堂教学让不被看见的“东西”被看见

——《合欢树》教学反思

                      黄善文

《合欢树》是史铁生先生的散文名篇。散文不光在形式上与其他文体相较最为自由,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文体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个人色彩主要体现在作家的独特的人生经历与体验,还有作家内心的情感世界。对于史铁生而言,《合欢树》是他怀念母亲,讲述自己“化蛹成蝶”之精神蜕变的一篇锥心之作。

这篇散文的教学,本人力图在梳理出文章结构的基础上,让学生品味出本文除了讴歌伟大的母爱之外的其它内涵,诸如直面生命不幸的勇毅,为挚爱之人义无反顾的牺牲,还有彻悟生命之后的忏悔之情等丰富的内涵。

不得不说,课堂教学的难点不仅在于授课老师能否对文本理解得深入,更在于如何在一个充满生成性的课堂,面对几十个学生将他们真正带进文本,让他们与作者的文字“共情”,从而达成与作者生命体验与人生感悟的“共鸣”。

所以文本解读的由浅入深显得尤为必要。在上课之前,也了解了一下学生的预习情况,大多学生只看了两遍文章,可以说两遍的文本阅读对于这样一篇“意旨遥深”的文章来说,由于学生的理解力各有不同,深入理解文本显然是不够的。

在教授本文前,我除了细读文本外,还阅读了很多与《合欢树》及史铁生相关的研究论文,有选择性将一些专家对《合欢树》的解读融入到文本教学中,力求对《合欢树》作出一个合理且深刻的分析与解读。

课后,从专家评课中的某些评价来看,专家对一些我引自相关研究的论断也不甚认可,可见对文本的阅读不是其仅仅读读文章就行,掌握了“话语霸权”,并不能表明自己就是文章的“知音”人。

在“知”文的路上,没有尽头,同时也明白一个道理,文章不厌百回读的另一内涵,就是不能满足于当时的“知”与“解”,可能随着知识的增加,阅历的丰厚,情感的磨砺,回头再读,会有不同的理解。

基于本人对《合欢树》一文的理解,在教学设计的安排上分为两大板块,一是“缘树品情”,二是“因情悟理”。本文是一篇情思充盈的文章,而文章情的传达与表现是围绕“合欢树”展开的,合欢树也是文章的核心,在它的周围写了母亲、我、老太太们与小孩等主要人物。母亲与合欢树这一部分的解读是本文抒情的基础,不仅仅因为合欢树是母亲栽种的,而是母亲在合欢树的成长中寄寓了其对史铁生深厚的母爱。合欢树开花,她认为是个“好兆头”,侍弄得更勤了。合欢树与我这一部分,本文的内涵由单纯的“讴歌母爱”向更丰富、更深广的层面拓展。文中作者听到邻居老太太们提到“合欢树”时“心里一抖”,这恰恰是作者内心由衷的忏悔,忏悔得越深,越从侧面表现了母亲对作者的奉献与牺牲,也表明了作者本人在母亲的呵护下精神世界、人生境界的成长与提升。

至于围绕合欢树写的邻居老太太们与那个孩子二者,想要理解作者刻画他们的“用意”是本课教学的一个难点,当然解读可能也是多元的。甚至有的人认为没必要过度解读,但是文学的魅力可能就在于作者给了读者一部作品,任何合理的、能够自圆其说的解读都是被允许的。正如曹雪芹可能不会想到他的《红楼梦》在后世有那么多的解读与研究一样,但我们不能否定红学家们及《红楼梦》读者们的解读努力。这本应是这一节课教学当中课堂生成的一个亮点,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没能深入,颇为遗憾。

本节课的第二个主要环节是“因情悟理”。一篇经典的散文往往都是情理交融的,重情而忽理本身就是散文教学的偏颇。本人原来的教学设想是在这一部分用时15分钟左右,实际情况是在课堂教学的第一板块中诵读与文本细读花去了过多的时间,导致这一板块在时间上的仓促,整体教学有种虎头蛇尾的感觉。譬如文中作者说的“悲伤也成享受”这句话很有内蕴,是其在母亲逝去后,精神境界提升的一种彻悟,正因如此,史铁生能从容地正视自己残疾多病的身体,直面生命的不幸,以一种生的“勇毅”积极生活,有所为于当世!

很是欣赏龙应台的“写作使不被看见的东西被看见”这句话,史铁生通过这篇文章让很多被苦难遮蔽的“价值”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笔下,也呈现给了读者,当然也会给读者,特别是学生去发现身边被自己忽略的亲情与其他的精神成长的因子。

可以说,课堂教学本身也是一种让不被学生看见的“东西”在老师的引导下被看见的过程,而这种引导的成功与否则体现了一个老师的文本解读与课堂驾驭能力。

当然,通过这次教学大赛,让自己看见了很多之前没被看见的“东西”,有自己教学上的稚嫩与欠缺,也有教学之外的某些人与事的真正底色。